当前位置:乐乐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白鹿堡领主 > 第八十九章 燃烧生命的火种

第八十九章 燃烧生命的火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战马嘶鸣着,疼痛让它瞬间脱力。
    它的身躯上扎满了长短不一的箭矢弩矢,这些伤口入肉的的程度不深,它远没有生命危险,但脱力的片刻让它整匹马失去了平衡。
    连同着它的主人和战友一起,在地面上翻滚掀起烟尘。
    终归是为战争而培育生出的巨兽,罩袍战马比黎明骑士先一步挣扎起来,它甩了甩脖颈,亲昵地凑在唐璜身边,试图把他拱起来。
    蛇教武士再度放箭,刚刚是移动靶这次是固定靶,所有人的命中率都大大提升。
    罩袍战马焦急地围绕在唐璜身边打转,尽可能用自己的身躯替他遮蔽铺天盖地的箭雨,然而还是有大量的箭矢没入黎明骑士的体内。
    现在的他,
    模样怪丑的。
    浑身是洞的同时还像个毛发浓密的刺猬,以往想要与他情意绵绵的千金小姐此时看见唐璜恐怕只会惊呼一声怪物,然后让卫兵把他赶走。
    唐璜闭上眼,或许这是他最后一次闭上眼了,而起闭上眼睁开眼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在刚刚冲出村庄的时候他忽然间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能任凭着战马自己的意志驱驰。
    不然他还能少挨几箭。
    硬顶着箭矢的战马听到了悠扬的口哨声,它歪着头,本就不灵光的脑子现在更是疑惑不解。
    它的本能告诉它,现在这个情形非常危险,必须要尽早离去。
    但这个口哨声,经常在之前他们还在老家的时候吹响。因为这个笨比小崽子以前经常挨棍子,别人一天就能学会的东西他需要一个星期甚至更久。
    因为他是一个瘸子。
    但战马可比人更需要照料,完成日常的训练过后,它必须要回马厩接受调养,可它又不放心这个笨比小崽子能不能从训练场上安稳地回来,所以就一直赖着不肯走。
    每当这时候,这个笨比小崽子就会吹响口哨,意思是我没事,你先回去。
    罩袍战马抬起脖子往四周望了望,然后对唐璜露出大板牙——回去?回哪去?我还能游回巴克利不成?
    但是这口哨声越来越急促,长期以来日复一日的训练让它把服从唐璜的命令当做了一种本能。
    它迈着步子,走一回儿又停下,最后去而复返。
    它继续供着逐渐没有动静的唐璜,意思是问他你不走?
    唐璜无奈只能开口,“往东走,不然等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可没有糖吃。”
    马耳朵竖立,它虽然听不懂唐璜的话语,但它听到了某个特别的关键字,每当唐璜说出这个关键字,自己很快就能有甜的东西吃。
    那我真走了?
    大大的眼睛望着唐璜,可这一次它没有等到任何答复。
    所以它只能走了,毕竟只有听话才能有糖吃。
    “看来骑士团也养不出好马。”蛇教武士们笑了,“这种时候居然会抛弃主人。”
    他们目送着那匹主动抛弃主人离去的战马逐渐消失在夜色下,这种弃主的战马,没有捕获的必要,哪怕它是黎明骑士培育出来的。性格懦弱,如果用来给蛇教的马匹育种,反而可能会污染它们好斗的个性。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一个黎明骑士了。
    哦不,没了马,他什么都不是。
    一直被区区一个人压制到不敢动弹的蛇教武士,现在都跃跃欲试,亲手击杀一个这样的强者,还不知道能获得多大的奖赏。
    厚赏,让他们逐渐忘记了躺倒在地面上的人所给他们带来的恐惧。
    长官本来还想再看看唐璜的动静再做决定,但问题在于,现场的很多蛇教武士都不是他的直接下属,他们基本上都是从各地东拼西凑拉过来的援军。
    不过两百来人,居然有三十多个派系,有些人甚至还之前因为被黑吃黑了还结下了矛盾,如果不是有那位大人的命令在,恐怕这些人见面的瞬间就要相互开打。
    所以他指挥不动所有人。
    那些急性子的家伙早就按捺不住策马上前,准备终结黎明骑士的生命。
    或许是自己多虑了也说不定?
    长官突然间也有些后悔,自己又有什么可好怕的,哪怕是此前所见到的蛇教祭司也没有能离谱成这样的吧?被幽灵狼群抓住了,该死的不还是得死?也没见到过谁头掉了还能重新粘回去的。
    眼前这个家伙,虽然四肢都还健全着,可就那副样子,完全就可以现场拉到博识城里去当做那些医科学者期末考试要用到的材料,还是最后一道题的那种难度!
    说他像个人吧,但已经完全没有半点人样了,现在他体内的箭头说不定都要比他血管里的血还要多。
    所以自己有什么好犹豫的?
    白白把这个功劳让给了别人?
    “晦气。”长官抓住马鞭凭空舞了舞,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但接下来,他马上就要为自己这片刻的犹豫产生无比的庆幸,就连心中颇有怨言的下属心中的不满都烟消云散。
    甚至,不仅仅是这些在场的蛇教武士。
    “芬顿......我好难受,我听见有人在叫我......”
    “他马上就要死了。”
    ......
    唐璜睁开眼,现在他的视线一片清明。
    就连脑子好像都更好使了一点。
    其实唐璜一直都挺疑惑的,为什么他都那么坦诚了,坦诚到都把自己的老底子都交代得明明白白,但是至今那个小姑娘都没有问自己一个问题。
    黑街来往的人不管是本地的黑帮还是外者,都绝对不会是什么善茬,所以他们当然不会那么温柔的给唐璜留下可以愈合的伤口,等他将来长大了还能蹦能跳。
    自己的双腿是真真正正被打断了的。
    字面意义上是,物理意义上也是。
    骨肉分离。
    所以唐璜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她都不怀疑一下,自己现如今还能加入黎明骑士团,还能成为一名正规的骑士,还能上天入地如此生猛。
    算了,她不想知道就算了。
    自己和正义女神之间的秘密,或许并不适用于第二个人。
    他轻轻开口,说出那个将要燃烧尽自己最后三分之一生命的指令。
    “火种系统,启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